首页  >   时政  >  正文

江西井冈山杜鹃烂漫

 四月的井冈山,向来是芳雨霏霏。随着春的脚步,我们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江西坳。古有“郴衡湘赣之交,千有罗霄之腹”,说的就是江西坳。江西坳,海拔1841米,位于江西与湖南交界的罗霄山脉上,是井冈山的最高峰。和江西第二高峰南风面俩俩相望,就像两位伟人手握手,巍巍屿立在罗霄山脉的群峰中,俯瞰湘赣大地,阅尽历史沧桑。
    我们驾车从新城区出发,经茨坪、黄坳,至长坪乡政府。长坪乡政府位于两省三县交界处(江西省井冈山市、遂川县和湖南省炎陵县),解放前称遂川县第五区长烟乡,解放后并入黄坳公社,1984年改名长坪乡至今。
    行走在上山的泥石路上,两边山峰陡峭对峙,错落的石块中间伸展出一丛丛倔强的小草。路旁的草地上,开放着红色的、金色的、紫色的各色野花,迎风招展,恍若顽童在母亲面前撒娇耍赖,稚趣荡漾。一节节的春笋撒着欢地迎着阳光向上长、向外展。也有那刚从泥缝里伸出来的小笋,不停地把尖的笋角顶开缝隙,坚持着向高处生长。那紫红的笋衣撑不住春笋的顽强生命力,只有一层层地剥落下去,露出新鲜的竹。脱了红笋衣的竹,坚韧不拔、毅然挺立,不择地而生,不因时而变色,不因困苦而退缩,一如当年这片红土地上的人和事。
    越过竹林,我们踏上了拥有三百年历史的“茶盐古道”。茶盐古道修建之初为泥砂路。每当雨雪天气,道路泥泞不堪,湿滑难行。过往商人一不小心就会滚落山下。后来,一名叫成启昌的富商捐资改建成石板路。古道全长150公里,全部由花岗岩铺筑而成,耗费近1亿块石板。石板或大或小、或长或短,皆就地取材。整条古道在平均海拔1000米以上的崇山峻岭间蜿蜒穿行,贯通江西、湖南、广东。客商们将当地的茶叶、茶油等土特产品通过古道,从湖南贩到江西、广东,再从广东运回盐、黄金、白银等。站在寂静的古道上,远处隐隐传来过往客商的欢声笑语,偶尔还有一声马嘶,似乎在诉说着昔日茶盐古道的繁华与喧嚣。
    沿着茶盐古道,拾阶而上。一缕山风轻轻吹来,带着春意和温柔。拂过蓝的天、绿的树、清的溪,这般轻快,这般高兴,在江西坳上自由飞舞。倾听着风的呢喃,满山的杜鹃花绽放在眼前。“火树风来翻绛焰,琼枝日出晒红纱。回首桃李无颜色,映得芙蓉不是花”。或许是因着江西坳的山山水水,又或许是浸透着红军的热血,所以杜鹃竟是如此与众不同的色调。即便是历代名师,倾尽手中的画笔,也画不出此时杜鹃花的娇美与艳丽。花朵是大朵大朵的,紧紧挨在一起。花瓣是密密实实、层层叠叠。花蕊是粉粉甜甜的,叫人喜不自禁。
    那一瞬间的娇美,是一抹欲拒还迎的羞涩;那一刹那的艳丽,是一种天真无邪的娇憨;时而美丽如画,姿态尽显,时而朦胧如诗,引人遐思。 绚丽夺目的杜鹃花,一丛丛、一簇簇。在罗霄山脉上,在茶盐古道间,如火焰、似朝霞、流光溢彩,把江西坳绘成一幅如梦如幻的春色图。从赵公亭至石茶亭,长长的绿廊铺满了云锦杜鹃。“最惜杜鹃花烂漫,春风吹尽不同攀”。那鲜红的杜鹃花,用如血的赤诚,延续着一个五彩的花期。那灿烂怒放的花开,那落英缤纷的花落,袭卷了整个春季,点燃着整个江西坳。这分明是一场生命的接力,分明是一份红军烈士的嘱托。在江西坳的巅峰上,杜鹃花伴着春,伴着古道,演奏出一曲红色的歌谣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免责声明:电讯周刊(Ljepm.cn)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